导致汉末天下大乱的根本是什么?三件小事看兴衰

  自古丧大业绝宗禋者,其所渐有由矣。三代以嬖色取祸,嬴氏以奢虐致灾,西京自外戚失祚,东都缘阉尹倾国。成败之来,先史商之久矣。

  公元180年夏天,江夏的少数民族起兵反抗暴政,之前的几年,已经有不少地方的少数民族起兵了。大汉王朝中,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并非汉族老百姓,而是被汉民族视为蛮夷的少数民族。他们受到的伤害,远远要比汉族的老百姓深重,因此,他们反抗得更早。少数民族的起义,正是汉末大乱的先声。

  同时,鲜卑,作为北方少数民族的强势代表,本年再次进攻汉朝的幽州和并州。鲜卑的入侵,也是东汉灵帝朝国力衰弱的表现。

timg (4).jpg

  此时,真正影响历史的有三件事。

  这一年,汉灵帝册封生下皇子刘辨的何贵人为皇后,同时调遣担任颍川太守的何贵人的哥哥何进进京。何进担任侍中,负责处理皇帝的日常事务。

  何进兄妹,出身于屠夫家庭。这也算不得什么丢脸的事情,可是,出身屠夫,也就意味着何贵人也好,何进也好,都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,缺乏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必须的素养。

  后来,十常侍乱政,袁绍等人一再请求何进杀掉十常侍,何皇后顾念十常侍对自己的恩情下不了手。嚣张多年、主宰朝政的十常侍在汉灵帝去世后犹如一片浮萍,失去了依靠,随时面临被何进屠杀的危险。于是他们都来哀求何皇后,说当初何皇后还是何贵人的时候,给过很多帮助,他们一再保证,绝对不会背叛。何皇后哪里会意识到十常侍对天下的祸害,只是从个人的角度,觉得不能以怨报德,对不起自己的良心。一念之仁,使得朝廷再起血雨腥风。

  何进也犯了同样的错误。汉灵帝去世后,何进拥立少帝,朝政、兵权一度都掌握在何进手中。当时,何进和袁绍商议除掉十常侍,在曹操看来,派几个小兵就可以轻松搞定十常侍,根本不是什么大事。可是,何进却仅仅因为何皇后,自己的妹妹不同意,一拖再拖,结果消息泄露,反而被一二十个宦官给收拾掉了。之后,是京城卫戍部队和宦官势力的一番血战。虽然最后以袁绍为首的士族集团获得了胜利,可却因为董卓奉命来到京城,结果胜利的果实被抢夺,进而引发了持续十多年的关中大乱。

  一个原本强盛的大汉帝国,就这样,毁在了屠夫的一对儿女手中。

  汉灵帝哪里会知道这道诏令将给东汉王朝带来灭顶之灾?他还整天盘算着修建花园,修建围场,好让自己赏玩打猎。

  汉灵帝非常懂得享受,也是出了名的色鬼。不过,许多的昏君,最开始并不混蛋,汉灵帝就是如此。

timg (5).jpg

  司徒杨赐大人告诉汉灵帝,要遵守先王制定的制度。之前的皇帝们,在皇宫的左面修建了鸿池,可以赏花宴饮;在皇宫的后面,修建了上林苑,可以骑马射猎。这两座皇家园林,规模已经挺大。当然也不算太大,也不算太寒碜,差不多够日常使用。现在,再提出修建两座园林,定在京城郊外,那就必须赶走百姓,侵占良田。这样可不符合爱民如子的古训啊。皇帝在长安城外,已经有五六座皇家园林,真的不能再增加了。

  杨赐搬出节俭皇帝汉文帝来告诫灵帝,要多学习先帝爱惜民力、拒绝修建露台的光辉事迹。

  汉灵帝听了,放弃修建园林的计划。这时候的汉灵帝,还是有良知的。

  可是,一伙小人出现了。

  闲聊的时候,汉灵帝向身边的侍中任芝、乐松发牢骚。皇帝日子也不好过,既不能修建园林,又不能随意骑马打猎,没有什么好玩,日子实在无聊。

  任芝和乐松说:“当年,周文王的园林,方圆一百里,老百姓还嫌小;可是齐宣王的园林,只有方圆五里,人们都嫌大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周文王能够与民同乐啊。如今,只要大王能够与民同乐,那么,修建两个园林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timg (6).jpg

  汉灵帝一听很开心,就下令修建园林了。

  任芝和乐松,是两个非常典型的官场老油子,大奸臣。一个奸臣最大的特征,就是不分好坏对错,一切以领导的喜好为宗旨。当然,有的人是坏人,是恶人,但是还算不得是奸臣。比如说董卓之后的郭汜李傕,都只能说是乱贼,因为两个人没脑子。可是任芝和乐松不一样。他们表面上没有劝汉灵帝去做坏事,实际上却把汉灵帝往沟里带,打着学习圣贤的名义干祸国殃民的事情。

  汉灵帝,就是被一群这样的奸贼给惯坏了。

  当然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汉灵帝本人也不是什么好鸟。汉灵帝本性不正,于是任芝一挑唆,汉灵帝就调转方向学坏去了。

  当一个国家的君王学会了巧立名目,玩弄权术来满足个人的享乐,这个国家离衰败也就不远了。

  这一年,在偏远的荆州,还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
  荆州本年多事故。夏天,江夏郡少数民族叛乱,冬天,荆南地区的桂阳郡、苍梧郡、零陵郡又发生大规模的饥民暴动。一些无法生存的百姓聚集起来,杀人劫掠,攻占郡县。当时的郡县,一般的守军不过是三五百人,而暴民动辄几万人,甚至十几万人。

timg (7).jpg

  只是,百姓遇到灾难,除了想到抢夺,想到吃,很少想到其他。几万灾民,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,带领大家寻找一条活路。

  更倒霉的是,这几万灾民在进攻零陵郡时,遇上了一位颇有才干的太守杨琁。

  几万灾民来袭,一旦防守不利,那么城中的公私粮仓必然会被一抢而空。而且,饿红了眼的灾民,不只抢粮,还会杀人。一旦攻入城池,后果非常严重。对于杨琁来说,更重要的,还是一旦城破,他这个零陵郡太守就是严重失职。轻则被罢官,重则被砍头。杨琁为了百姓,为了自己,都要想出个狠招,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境。

  杨琁找了十来辆马车,在马车上堆满了装着石灰的大袋子,然后,把捆扎袋口的绳子绑在马尾巴上,这样,马在奔跑之后,尾巴挥动,石灰袋子就会自然散开。杨琁准备了张满弩箭的战车,跟在石灰车的后面。

  灾民逼近的时候,杨琁命令打开城门,放出马车。当时,刚好刮起大风,马车没走多远,石灰就吹得漫天都是,灾民们哪里睁得开眼。在灾民们一片混乱的时候,杨琁下令全军射击。几百张弩同时射击,一眨眼功夫,几千人就死于非命。城楼上的士兵百姓敲起战鼓,共同欢呼胜利。那些侥幸逃生的灾民只能四散逃窜,奔入山中。杨琁把射死灾民的脑袋砍下来,挂在木杆上示众。整个荆南的饥民,都知道了杨琁太守手段残忍,远远的避开零陵。

  然后,杨琁向朝廷上表,呈报自己的功绩,等待朝廷褒奖。

  当时,朝廷还接到荆州刺史赵凯表章。两份表章完全不同。赵凯禀报说,杨琁太守根本没有亲自上阵杀敌,杀敌人数也夸大不实,存在严重的虚报战功现象。赵凯并非什么好人,他与杨琁关系一不和,自然不愿意看到杨琁升官发财。两个人各执一词

  开始,朝廷把杨琁给抓了起来,用囚车押回京城。后来,杨琁通过自己的哥哥杨乔,把申诉状递到了汉灵帝的手上。汉灵帝看后,下令赦免杨琁,把荆州刺史赵凯以诬告罪抓了起来。

  最初,双方争议的焦点,是杨琁到底有没有虚报战功。渐渐的,杨琁有没有撒谎就成了次要的事情。事件演变成杨琁和赵凯两个家族之间的权力斗争。谁的后台硬,谁的路子宽,谁的手段巧妙,谁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。杨乔直接找到了帝国的最高领导汉灵帝。汉灵帝一锤定音,杨琁无罪,赵凯有罪。至于杨琁是不是真的有罪,比如说有没有滥杀无辜,这些,已经没有人看重了。

  一个政权,把百姓看成仇敌,把良民逼成盗贼;官员以屠杀平民升官;皇帝无视事实断案,这个朝廷想不覆灭都难了。 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