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浒传》武松其实就是一个混混远比不上好汉
趣历史 责任编辑:dengyunqian 2017-11-24 16:29:50 武松 花荣 关胜 林冲 吴用 宋江

  虽然武松在家里排行老二,但是在《水浒传》里却绝少用武二来称呼。这其中有来自“打虎英雄”方面的称号及他在梁山的表现等各方面原因而致…

  但是,《金瓶梅》里的武松,却变成了“武二”,“二”本来就带有侮辱人的意思。也不得不说,这里面的武松,也确实是太“二”了!

  首先,他的“二”体现在草率地就去报官。

  就在武松外出时期,武大郎潘金莲和西门庆害死。

 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,潘金莲已经被西门庆娶到了深宅大院里(这儿和《水浒传》情节不同),而武大郎的尸首也早已被火化。

  此时照常理来讲,即便是有所怀疑,也应该小心谨慎地慢慢寻访证据,然后再去报官。

 武松.jpg 

网络配图

   可是,莽撞的武松却在寻王婆无果、何九又已出走情况下,只听信了郓哥的一番话后就跑去告状了。

  当一番状告后,原本糊涂的县官就更糊涂了…喝问道:“你好歹也是个本县中都头,怎不省得法度?自古捉奸捉双,杀人见伤。你那哥哥尸首都没有,你又没有捉得他西门庆奸,凭啥就听信这小混混的一番话就来告状?”

  这番话,其实也合情合理,所以这儿盲目上告是武松犯“二”的一点。

  也许有人会说,说武松不是好汉,那他杀完人在墙上留下“杀人者打虎武松也”作何解释?这很好解释。在武松杀死第七个人的时候,他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一不做,二不休,杀了一百个,也只是这一死。”很显然,武松之所以留下自己的姓名,一是感到这样做,解气;二是认为仇报了,还杀了那么多人,即使被抓住也值得。在情绪亢奋,失去理智的状态下,他这样做很符合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当时的心态,很正常。

  有一个似乎不成文很有趣的标准,人们评价一个人是不是好汉,往往看他好不好“色”。所以,一提到武松,有的人就说了:武松是条好汉,因为他面对潘金莲的诱惑,心一点都没动。持这种想法的人,说的没错,面对潘金莲的诱惑,武松确实心一点都没动。但是,有一个前提别忘了:潘金莲可是他的嫂子。尊敬自己的嫂子就是尊敬自己的哥哥。特别一提的是,没有父母的人,嫂子比母——这种观念在封建时代很重。所以,武松对待潘金莲的态度,也是一个人做人应坚守的基本道德,一般人也可以做到,这不足以成为他是一个好汉的条件。

  说武松是好汉,其实最有说服力的,似乎就是他的打虎之举了。但这里面也有说道。能把老虎打死,应该说,武松确实了不起,但又能说明什呢?有一把子力气而已。而且退一步说,武松的“虎山行”,毕竟是借着酒劲儿,逞强上去的。要是在清醒的时候,并且还百分之百地确信老虎在那等着他,说死他,那个景阳冈他也不会上去。

 武松.jpg 

网络配图

   耐人寻味的是,在看完阳谷县盖着大印的榜文告示后,他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回去时,须吃他耻笑,不是好汉,难以转去。”其实,他上了景阳冈就是好汉了吗?假如老虎把他吃了,谁还知道他是谁谁谁呀!一介莽夫而已。但是,假如他是为了为民除害上的景阳冈呢?意义好像就不一样了,即使让老虎吃了也是一条好汉。可他的动机显然不是这样。

  武松的第一次出镜就是逃窜,他和清河县一个公务员酒后打架,以为把人打死了逃到柴进庄里避祸。柴进没有轻视他犯罪分子的身份,好酒好肉招待着,武松却流氓习气不改,照样使酒弄气。吃住一年有余,不知感恩就罢了,还时常吐槽柴进,而宋江给了十两银子,武松就死心投靠。武松所作所为,是典型的街头混混和白眼狼。

  而在第二次遇见宋江之前,武松却把宋江的徒弟孔亮痛打一顿。武松去客店喝酒吃肉,店里只有孔亮存好的酒肉,现卖的已经没有了。武松大为不满,嘴里吐着脏话,把店主和孔亮打得半天起不来。这般蛮横无理,很眼熟吧?街头混混也是这么干的。

  武松被押往孟州,误入张青孙二娘黑店,这对夫妇擅长人体解剖,取人肉做包子,属于最顶级的变态杀人狂。武松本来要干翻他们,两人发现遇到硬骨头,立马表示钦佩。武松居然当下就与变态夫妇称兄道弟,做人毫无原则也不分黑白。

  武松更渣的是滥杀无辜,其中血溅鸳鸯楼身背十五条人命,是他一生最大的黑点。武松为了报仇,将蒋门神、张都监、张团练三个恶人杀死,本也无可厚非,但他杀红了眼收不住,犹如百米冲刺的惯性,更是内心漠视生命的杀性,让他杀害家眷、丫鬟、亲随等无辜的十三人,完成了一次大屠杀。

  武松先前杀嫂嫂那一刻,是否后悔过?如果再来一次选择,武松必定会如何保得哥哥。怒杀嫂嫂,虽然痛苦,但不得不做。以前哥嫂在世时,他是他们的骄傲,是他屷的靠山;至亲的关爱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,有哥嫂的日子里,武松椒最幸福的,也是武松一生中最宝贵的。他怀恋那些日子,他想起哥嫂那时候,他是多么的满满幸福。而现在的自己,只能自己安抚自己的心灵。

  武松2.jpg

网络配图

   血洗鸳鸯楼后,武松那一刻已经感觉到,周围没有了人情味;所有的一却都显得那样害怕,不是世道可怕,是人情的幌子下,暗藏着你看不到的杀机;稍有不慎,自己可能就成了冤魂。武松虽然一身胆气,但事实告诉他,万事小心才是王道。对于一个胆气过人的武松来说,还要在乎这些,是多么的无奈。

  孤单成了武松往后的代名词,没有真心的过命朋友,没有了却孤单的红颜知己,没有可以一诉哀愁的知心亲人;漂泊了许久,终于有了一诉哀愁之交的孙二娘。武松此生,除了哥哥外,也只有孙二娘才是他内心感受到最亲的人。宋江虽是带头大哥,但对于武松来说,好比隔江之岸,感受自己清楚。

  在征讨方腊时,孙二娘和菜院子双双离去;武松又失去了这唯一的亲人,其心难过之处,无人可感受得到。武松再一次陷入孤单之中,纵有万般豪情和希望,也变得那样渺茫。武松失去太多,自己纵有再大的勇气和毅力,也被如此的不幸击得粉碎,先前的满胸怨气,靠着杀人如麻的快感来释放,而后身边再无牵挂之人,甘愿孤单尘封六和寺,走完剩下的孤单路;其一生轰轰烈烈,落幕却如此让人落泪;正愿世道从来,武松必定不会走这条路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